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求名修魔传 第二零九章 紫雾!

发布时间:2020-01-17 23:18:07

求名修魔传 第二零九章 紫雾!

不过邱名倒是忍住了那股杀欲,依照他的判断,这个时机并不适合杀戮。

他人片刻间便沉静了下来,在心上暗暗的思踌着。

一个怕雨的人,不,是一个怕雨的神。

神,居然会怕雨,而且还是真神界的第一神,想起来这简直是荒谬,荒天下之大谬。再联想到当年湮天陨落的传言来看,这或许就是导致他陨落的最主要原因。

“至于怕雨一说,说不得是他的一个怪癖吧。”

邱名也只能这样解释才说得通。再联想到那恶女竟与湮天有一层瓜葛,他这心里边对于出逃的计划更加的没谱了。天知道,这女人从湮天手里得到过什么秘术秘法甚至天地神剑这种瑰宝。

“看来得好生的寻个法子,方能从这里潜出去,最好莫过于障眼法之类的顶尖法术。”

邱名暗自的下了决定。

哒!哒!哒!

远远的似有脚步声一顿一挫的传来,听到这一异声,邱名整个人的毛孔瞬间都竖了起来。此时此刻,唯有一种感觉,这走廊好长,好长,长得都听不到远处有什么人进来,又发生了什么。

不过自那人进来的那一刻起,他明显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非人的压抑感,整个牢房空前的静,静得甚至听不到呼吸声,唯独那脚步声响彻在耳畔。

“出什么事儿了?”

暗名面色突然一变。暗自的寻思到,他在天牢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莫非今日当真还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

邱名自然也觉察出了事情的不妙之处。但这是他来天牢的第一天,因此即便心里边怀疑,也终究是理不出个所以然来。

“暗名,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邱名沉声问道。

后者耸了耸肩,摇头道:“邱哥,虽然我在天牢待了那么长的时间,但这种情况。我也是头一次遇到。往常的时候,天牢虽称不得什么清净。但嘈杂还是有些必要的。”

“我去看看!”

邱名走将过去,透过栅栏,他用余光向外瞟了一焱,只可惜两根神铁的距离太近。他没法将头伸出去,是以看得距离并不远,自然也无法看清走廊的尽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呀!

伴随着一声怒吼,邱名施将出蛮力,试图将神铁的间距撑开。

“哥,这是神木王铁,根本不可能”

神木王铁,说白了就是用低品神石用剩下的废渣炼制而成的,一种极其坚硬的器物。别小瞧这玩意儿。它的硬度之强,即便一介真神都难以撼动,更并谈他们这些修为尽失的真神了。

据他所知。这里所有的晋升者们,虽然修为不如当日巅峰之期,但傍身的神通却是丝毫未减。只可惜,即便他们有通天的手段,使出浑身的解数,也是丝毫不能奈何眼前的禁锢。

毫不避讳的说一句。这神木王铁对于这里的人而言,简直不亚于当年那个天的存在。

嚎!

一声低吼。魔影乍然而立,怨天结印、七邪刺青、三眸洞开等等诸多神通乍然临身,蛮力使将过去,竟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脆响,那两跟王铁正在缓缓的变形,甚至于之间的间距也是愈来愈开。

“怎么可能,你的气力竟如此之大?莫非你的修为竟恢复了?”

话一出口,暗名第一个便摇头否定了:尚若对方的修为恢复,他只消驾驭遁光就可轻松的逃逸出去,何曾需要像眼下这般颇费周张。一念至此,他的眼中对于后者又多了一层畏惧。…

毫无疑问,这人对他而言,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更是一个绝不能招惹以及战胜的存在。

当两根王铁的间距几近乎能容一人通过的时候,邱名才堪堪罢手将诸般神通收回。他人刚跨步到走廊,整个人便被对面远远的情景给怔在了当场。

但见一股紫缕色的浓烟携着一股上古之恶,徐徐的沿着走廊向前蠕动,那浓烟笼过之处寸草不生万灵不存。

“这紫色烟雾?竟能致神于死命?”

暗名早就忍不住好奇心,透过那道夹口紧随而至,当看到无边无际的紫绿色浓烟向席卷而来,并将诸神吞噬刺死的情景,他人登时慌的不知所措。

“难道我命绝亦?”

邱名自问了一句,他不是一个笨人,那么多晋升者,那么多的逆天神通,在此烟雾面前束手无策,并坐以待毙,那他肯定也并非此烟雾的对手。

“我不可能死的,至少现在不能死。”

暗名整个人已经丧失了理智,其实他人心里最清楚眼下的处境:这里只有一个出口,而这唯一的逃生之路已经被浓烟所封锁住了。而此处乃是一个全封闭的禁地,通体都是有废弃的神石炼制而成,坚硬程度可想而知,因此要依照自身的神通另打开一道缺口,逃生出去,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除非奇迹产生。

“哗啦!”

隐隐之中,似有水声传动。

乍然听到这股异动,邱名眉梢微微皱了一下,心里不明觉厉:终于有人耐不住性子,选择出手了,至于此番能不能够得救,就看此人的神通能不能克制住这股烟雾了。

一袭绿水,势若狂龙,瞬间将烟雾驱逐开来,瞧那势头,一如扫去万年积攒的阴霾一般,将整个囚牢清扫的干干净净,亮堂务必。不过那烟雾却也并非同凡凡,竟似如千钧之重,因此临到最后,那水积攒的颜色愈来愈深且发紫,而流势却又愈来愈缓,以至于都有静止的迹象。

看到此时他心底一动,暗自深思道:我懂了,对方只是想利用自身的水神通将烟雾驱逐出去而已。至于神通能否克制住烟雾,他压根就没想过。

一念至此,他人沉声说道:“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啪的一声,双手合一,顿时异水神通绽开,登有一股水流宣泄而下,如一条怒起的狂龙一般,顷刻间席卷而去,两耳中并充斥着隆隆的雷霆之音,恰如万马飞腾之状。

“好好好!有道友这一臂之力,相信此难定解!”

不知谁人应了这么一句话,不过邱名隐约猜想,此说话之人应当便是方才出手之人吧。

“好个屁!”

一声叱姹,一道倩影凭空虚立于了邱名身前,他人看了一眼,发现此红裙女赫然却是方才去而复返的女主。但见那女粉嫩欲滴的俏脸上嫣然罩着一层青霜,显然此刻她整个人的心神正处于一种即将暴走的边缘。(未完待续)

富平县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南京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岳阳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