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狐心勿语 一百四十五章 头疼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4:21

狐心勿语 一百四十五章 头疼

我揪着白狼的耳朵,一肚子压制不住的火气,眼底却也不由得发酸,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心头滑过一阵阵不敢去想的后怕。

“你这个傻家伙,不知道吓死人了吗?!!王八蛋,干脆死外面好了!!!”我一边拧着白狼耳朵,一边怒骂:“老娘好容易有个玩伴容易吗我?你一声不响,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还给我搞成这么个魂魄不全的鬼样子回来,你当老娘死了是么?”此时此刻,我揪死他的心都有了。

“哎呦~~水爷水爷,小的知错了,您老轻点成不?我,我的耳朵~~~”白狼一边龇牙咧嘴的嚷嚷着,一面嬉皮笑脸的讨饶。

我看着白狼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手指一松,白狼登时哎呦哎呦的捂着耳朵哼唧起来。

“小,小白~”早在招魂之前,墨宁儿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真当白狼不认识她的时候,心头还是抑制不住的失落,她皱着小脸,纠结的上前小声开口。

白狼揉着耳朵,听到喊声瞄向墨宁儿,小白这个名字是个什么鬼?他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有些熟悉,却怎样也想不起来,方才听水爷说,是这女子救了自己,白狼眨巴了几下眼睛,觉得还是应该谢谢人家,轻咳了一声,正色道:“听闻是你救了我,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有用得上白狼的地方,只管开口便是!”说完,也不管人家姑娘多么泪意莹莹的样子,扭头颇有些委屈的看向不语,“那个,水爷啊,我这是咋滴了?”

我抚额,有点头疼。

“哎呀呀,白狼是么?我是孟婆,阿语的朋友,你啥都忘了呀?好说,来来来,我给你说说~”孟婆那八卦的眼神瞬间点亮了几分,极其热络的招手,引着白狼在一旁坐下,顷刻间就给白狼将这姑娘是谁,以及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凡是她所知道的,一股脑说了出来。

团子见我面色不虞,噔噔噔的跑了过来,肉乎乎的小手扯着我的衣袖,拉到了桌边坐下,小小的个子够不到桌面,忙踩着凳子给我倒了杯茶水,递到我面前,“姐姐,给,喝水~”之后麻溜的凑到我旁边坐下,只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时的飘向孟婆,嘴角含着抑制不住的笑意。

乘离默不作声的杵在一边,孟婆还在八卦,兴致勃勃的给白狼普及着他失忆之前的事情,说的是吐沫横飞,神情激昂,只得摇着头轻笑一声,拿过魅魂幡,去到院子里挂幡去了。

好在,白狼记忆丢失,智商还。

经过孟婆无比夸张的描述后,虽然对墨宁儿这个他一度以命相护的人还是没什么印象,却也没了脾气。

微微有丝不确定的看向墨宁儿,挑眉道:“你是说,我喜欢你?”这么丑?白狼表示,深刻的怀疑孟婆的说辞,他怎么可能看上这么丑的一个女子?

他那毫不掩饰的嫌弃眼神,让墨宁儿瞬间炸了毛。

“喂,小白,你那是什么眼神?”

“什么什么眼神?长这么丑还不让人说了?”白狼万分傲娇的甩了甩额前的毛发,恢复毒舌功力。

“你你你,你才丑呢,你最丑!”

“你才丑!”

“你丑!”

“你丑!!!”

墨宁儿也不哭了,急的满脸通红,两个家伙梗着脖子吵得面红耳赤,谁也不让谁。

我.......

挑起这个纷争的孟婆倒是乐得开心,还从一旁拿过了瓜子,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二人争吵,一面磕起了瓜子,还摆摆手招呼团子过去,跟她一起磕。

我.......

两人谁也不让谁,如同两个斗志昂扬的公鸡,浮生顿时变得热闹无比。

我坐在桌边,感觉自己如同端坐在闹市中一般,而且这闹市中还有俩泼妇在吵架!!!

“都他奶奶的给我住嘴!!”佛曰,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一嗓子吼下来,世界顿时清静了~

“水爷,她个丑八怪还骂我~”白狼颇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小声嘟囔着。

我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狠狠的瞪了他一般,“你还好意思说人家,不是跟你说了吗?是人家救得你!要是没有她,你死哪了老娘都不知道!现在还有心思吵架,你没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还有力气吵架?嗯?”

白狼委屈的瑟缩了一下,有些无力的爬到了地上,窝在一旁不吭声了。

墨宁儿一时性急,再加上白狼前后的样子,让她心中感觉落差巨大,才一时忍不住,此时看到白狼蔫蔫的样子,心头软了软,有些抱歉的扬起了一抹笑容,“不语,你别骂小白了,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却还跟他吵,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

白狼没好气的瞪了墨宁儿一眼,却在看到墨宁儿嘴角的那抹笑容时,心头恍然间一道亮光滑过,猛地呆住。

他,他好像有些相信孟婆的话了。

或,或许,曾经的他,真的爱上过这个女子。

或者说,是爱上了这个女子的笑容。

我瞪了眼白狼,刚不是劲儿挺大的吗?怎么此刻又傻了。

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我心里嘟囔了几句,看着墨宁儿恢复正色,“白狼这次起死回生,作为他的朋友,我也是很感谢你的,那他接下来,还要继续拜托你了。”

“你放心好了。”墨宁儿点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不知怎的,白狼看着那女子脸上的那双清澈的眼睛,心突然乱了。

那对扇子一般的眼睫毛,如同扫在了他的心上。

见鬼!自己这是怎么了?!

白狼回过神,暗自低骂了一声,趴回地上不再做声,心头却如同擂鼓一般,狂跳起来。

“阿孟,你和团子负责把白狼和墨宁儿送到地方。”我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那枚珍视的玉诀来,递给团子,嘱咐道:“呐,你拿着这个,到地方就将玉诀放到泉水中,有了这个玉诀,无论天庭还是地界,都不会发现她们的踪迹了!”

长春在哪里治疗牛皮癣好
天津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疗效好
日照治疗男科医院
遵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