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保安的逆袭 第六十九章 各回各家

发布时间:2019-09-24 18:19:49

保安的逆袭 第六十九章 各回各家

龚胜男这段日子没有去撩钟源,是有原因的。

原因就是——她真的有了。

经过慎密的检测之后,她发现她真的怀上了钟源的孩子,把这个好消息通报给龚文喜之后,龚文喜便请来了一位育婴专家来贴身照顾她。

有道是,前三后四,不能敏感词。

她心里再想,在育婴专家的劝阻下,也只能颓然放弃。那可是关系到十个亿的项目,怎么可能轻易涉险?

她怕自己忍不住,所以晚上也没有跟钟源呆一起。

不过她警告过钟源:“这段时间你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忍不住就用手。要不然我给你买个娃娃也可以。但是你不能在外面找野女人,给我染一身病回来,祸害我们母子!”

钟源冷笑:“我是像你那样整天想着那个的那种人吗?”

“嘁,”龚胜男也冷笑,“你不是。你是一罐红牛都能喝出椿药的效果来的人,我可是自叹不如。”

龚胜男怀孕,那可是龚家的头等大事,哪怕是一点孕像都没显,也已经被当成一个易碎品来小心呵护着了。

上班?

那是开玩笑,现在的龚胜男怎么可能去上班?况且她也不知道怎么上班呀?

她上班唯一的意义就是接近小邬,有机会就调戏调戏她。

发现怀孕之后,她就没有去上班了,每天都是下午的时间让小邬到她住的珍珠园18号别墅汇报一下公司的情况。

实际上汇报工作是假,看看小邬是真。

虹景物业公司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刘经理在处理,他才是真正的内行,龚胜男根本就不行。

物业公司的年会,龚胜男都没有参加,只派了小邬代表她参加,还额外拿出十万元作为年会抽奖活动的奖品。

这一年的除夕夜在1月27日。还没到小年夜,龚胜男便被龚文喜接到他那边去了,到时候还要回老家祭祖。

钟源没有跟着去。

虽然钟源是龚胜男肚中孩子的父亲,可是龚文喜和钟源都没有提过婚嫁的事情。

龚文喜没有提过,钟源也没有提过。

双方家庭背景差异太大,钟源并不想攀那个高枝,成为世人眼中吃软饭的男人。

况且钟源对和龚胜男结婚也很排斥。他认为那就是一个错误,他可以承担做父亲的,但是不愿意因此一辈子和龚胜男绑在一起。

当然,如果龚家一定要他和龚胜男结婚,他也不会反对,毕竟睡了龚胜男,还搞大了肚子。

龚家不说,他是不可能主动提起的。

龚文喜早已经想好了怎么拒绝钟源和他女儿结婚的理由,可是一直没找到用武之地,悻悻然的同时,也有着一丝庆幸。

倒是龚胜男憧憬过两人大婚的场面,对龚文喜说道:“等我跟钟源结婚的时候,你可不要小气。人煤老板都花几千万几个亿给女儿举办婚礼,你不能比人家低。还有,嫁妆要多给点,我现在还有一家公司的人要养活,都快穷死了!”

对此,龚文喜只能用拖字诀:“这个等过完年之后再慢慢的说吧。”

他又问女儿:“钟源有没有跟你提过结婚的事情?”

“他?”龚胜男一脸的幽怨,“他就一块木头,从来不跟我说这些的。”

龚文喜松了一口气,道:“他没说你就不能主动向他提起,女孩子要矜持,要不然他会以为你求着嫁给他,就会看不起你。嫁到他家,日子也会相当的难过。”

龚胜男连连点头:“爸你说得太有道理了,幸好我没跟他提起过,以后我也不能跟他说这个。”

“胜男啊,你长大了,变得成熟了。”

龚文喜很欣慰的说道。

这时候他特别的怀念他那亡妻,这刁难穷女婿的角色本应该由岳母出演,可是他老婆已经不在,只能由他亲自出演。

好在他女儿智商不,比较容易糊弄。

钟源不向龚胜男提出结婚的事情,他也想明白了,不就是穷人家的孩子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在作怪吗?

不过,有自尊心是好事啊,免却了他多大的麻烦。

钟源在龚胜男被接走后,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出来打工那么多年,这可是第一次回家过年。

小区保安很难回家过年,因为过年前后,是治安事件的高发期

保安的逆袭  第六十九章 各回各家

,小区比平时更需要保安。这种情况下,想要请假回家过年,那只是一种奢望。

有些保安为了能够回家过年,只能在年底的时候辞职,不然就没有机会。

那时候的钟源穷得要命,能力也够呛,不想辞职了再辛苦的找工作,所以就没有选择回家过年。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春节有三天法定假日,工资是平时的三倍。再加上相当于一个月底薪的年终奖和过年时业主的红包,也有几千块钱,算是比较丰富的收入,他也不想放弃。

今时不比往日,他现在也是拥有几百万身家的人,已经不在乎那点小钱。他现在的工作也不是保安而是保镖,保护对象都不在了,他自然是想回家就回家。

他上一次回家的时候,给父母都买了一台,可是苦逼的是——在那里信号相当之不好,他给他父母打,从来就没有打通过,只有他父母有事找他,爬上山头,才可以打通。

所以他回家的时候,并没有通知家里——实在也是无法通知。

回到家之后,他发现家里那破旧的房子已经没有了,换成了一栋小楼房,豪华程度在村子里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了。

钟源点了点头,这个样子勉强能够入眼了。

临近过年,他父母还在门前的菜园子里干活,钟源叫了声:“爸,妈,我回来了。”

“钟源回来了?”

他父母抬头看见,脸上都是一喜,接着又浮现出失望:“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不是说你今年要带你对象回家过年的吗?”

钟源一窘,这才想起当初为了让父母盖房子,他可是夸下海口要带着对象回家过年的,现在房子是盖好了,可他的对象却没有带回来。

“额,是这样的……”钟源挠了挠脑袋,“春运,人太多了,没买到火车票。”

抚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南昌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徐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得花多少钱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所在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