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圣女之路 第826章 苍天航路

发布时间:2019-09-24 15:44:17

圣女之路 第826章 苍天航路

不遵守交通规则者自负全责,没有弱者保护条例。

随地丢垃圾入狱。

公告场合喧哗入狱。

诬告者狱。

自/杀者狱。

偷工减料者狱。

贪/污受/贿者诛。

不为民者狱。

尸位素餐者狱……

法国诞生近两个月,监狱就建了数十座,法制人员也翻了十倍有多。

而在这苟刻的律法制定之下,李彦对经济、文化、政/治没有任何建设,也没有相应的想法,早先还会批准一些“有志之士”的提议,但随着有志之士以权谋私、贪赃枉法被诛,不少人选择了逃离这个国家,还有少部分则是转为私底下操作,但结果可想而知。

这个国家变成了一潭死水,至少无法使用旧有官员了,于是李彦开始招人。

一般来说,无论国法如何苟刻,对官员的限制多么大,都不会少了前仆后继的人,权力就是如此诱人。

而律法一直以来都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不够“普及”,所以他们直到进入体系才知道法国有那么多“问题”。

要知道,法国根基只是一省之地,根基不稳,朝不保夕,他们的“选项”有很多,没必要一定呆在这里,因此最后只有没办法“出国”的人留下了。

如此一来,他们开始有所怨言,可是李彦视而不见,一副根本就没打算为法国的长存而努力的模样。

皇帝不急,太监急,太监不急,外国势力却急了。

天下局势大变了一轮又一轮,光明派终于在古蒙接连吃瘪的情况看到了“光明”。

在光明派的思维里,古蒙那些肌肉脑袋反而是比较难对付的,而像大宋那些心中有小九九却格局不行的家伙,却是莫名地好摆布,由此,他们很高兴能见到这个大宋重新崛起的时代。

可惜的是,他们失败了,心兰一点点的改变着大宋,至少现在把持大宋的中高层都不是光明派能够渗透得了的,而且心兰也能够凭圣者之能瞬移找他们麻烦……他们转去找有些文化的魏国,也再次吃了闭门羹。

“滚!”高悲很干脆,他只想着自己当一哥,宇文獭和拓跋宏都无法让他服,何况这些老鼠。

“抱歉,我们没有兴趣。”宇文獭礼貌地送走了他们,但不知为何,光明派觉得他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本质

圣女之路  第826章 苍天航路

最后,他们还是只剩下一开始讨论的——自己晋升为圣者。

世界的变化有多大,魔力变多了是一点,另一点就是圣者晋升的异象变小了,这是世界主系统跟进变化的结果,对于奉行保密主义的光明派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他们喜欢做的是先扮猪吃老虎,然后一个圣者接一个圣者跳出来,震慑对手,让对手屈服。

“没有寄托职业没有寄托理念的圣者,真的有意义吗?”魏玄带着疑问,还是选择了晋升,毕竟他也认可更强大的力量才能让光明派延续下去。

经历过之前的背叛,光明派重新挖掘了一些良莠不齐的人上来当史书作者,但真正强大的只剩下杜玄龄、魏玄和欧阳修这个有点疯癫的家伙了。在讨论办事能力的话,连欧阳修都要排除在外,若非天地大变带来另一个变化,否则他们都要绝望了。

“我……终于回来了!”

光明派的神明,陆压无法压抑心中的兴奋,朝天大叫。

不必疑惑,“哈里路亚”这个口号里,哈里是赞美的意思,路亚则是陆压的音译……不过话说回来,也就陆压这个自恋自傲到极点的家伙会想到让部下们整天叫此口号。

值得一提,上一段话是魏玄的内心写照,要问他为什么还忠诚光明派,原因很多,其中之一就是陆压很强大。

即使同为圣者,魏玄也能感受到陆压在圣者之道上的深入和强大。

弱小的人,只能异想天开,叫白日梦,叫妄想。

强大的人,可以讨论野心、理想和梦想。

这就是现实,只不过,当和同样强大甚至更强大的人相碰撞时,陆压就必须正视自己的缺点了,当然,魏玄会尽可能协助他,弥补主公的不足,这才是部下应该做的事。

他的私心存在过,但这一次,他不会再因为个人感情而对大宋手软,当然,作为代价,他从陆压那里得到了能保住司马隆基活命的条件……魏玄知道自己有些虚伪,但正因为有着不可割舍的感情,他才是人。

或许也因为这样,他才成为光明派中能硬抗律法制裁,能够去和李彦“谈判”。

“我拒绝。”

“律法不外乎人情,那是你的父母,你考虑一下吧。”

“无需考虑。”

李彦一点犹豫都没有,冷血到了极点。

但魏玄不能这样冷血。

“这是我个人身份向你做出的保证,我用性命担保你家人的安全,也不需要屈服,只需要你妥协一下,和我们合作……”

“够了,你若是我国官员,这句话里至少就犯了欺君、私通敌国和徇私之罪!”

李彦这个法圣无法直接制裁魏玄,但他可以列举其罪行,交由陆压判断,哪怕陆压也徇私,只要他脑中判断这其实是有罪,李彦的魔法就能威力翻倍,当场格杀魏玄。

但他没有立刻这么做,只因魏玄接下来——

“既然你把道德修养也写入律法之中,那么孝道不也应该是你应该遵守的律法吗?还是说,你无法分辨那个先后轻重?”

这无疑是李彦的律法体系到了深处绕不过的问题。

“不违法为先,不被迫违法为重,只要你用此来威胁我,我就有律法为依据不接受。”

“那若是你也违法了呢?还是说,你为自己开了后门?”

律法是用来管人的,往往对国主有豁免,选举制的话,可能不豁免总统,但那种情况下,“选举制度”才是真正的国主,选举有错,没人能制裁,国家有错,也无法从律法层面是否定,这就是常态律法的极限。

魏玄是知道的,从见到李彦那刻他就大吃了一惊,这人也走出了很远,他想要的不仅仅是常态律法的程度,但他想要和能做是两码事。

可以说,两人交锋一直都在,只不过两人是从理念,从圣者的高度进行着“文战”,他的每一问,都在质疑李彦的律法。

李彦无论怎么颁布律法,都不可能威胁自己,只要坚守这一点,魏玄就坚信自己不会败。

“那你们的光明神呢,他就能制裁自己了?”

“当然不能,但我们可没说过要律法为上。”

李彦轻轻一笑。

“是啊,你们的确没说过……所以,滚吧,我不会接受你们的建议!”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李彦不语。

“你这是算是认输了吗?”

李彦甩手让其退了出去,临走的那刻,魏玄发现李彦的境界哗啦啦掉了下来。

果然,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律法之国。

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会制裁自己。

会制裁人类的,只有神明,只有苍天。

“他拒绝了吧?”

回去之后,陆压和杜玄龄仿佛早就料到会是这一结果。

魏玄把和李彦的内容复述了一遍。

“果然,什么狗屁律法之国,还不是为了一己私欲……按照计划行事吧。”

魏玄其实没有说谎,他们真的会放人,因为原定计划就是这样。

毕竟,与其收买李彦。还不如事先收买(威胁)其家人,让其家人违法,而把他们放回去之后,什么都不做的话,李彦的圣心会继续削弱,如果有所行动,那就更好了,到时候天下人都能看到李彦是如何冷漠,如何不为人子的。届时他们的人进入法国,取而代之,进而扰乱天下局势……

“杀人诛心。”献策的杜玄龄一脸残忍。

魏玄心中却是有些不安,但又说不出来。

而法国境内,送走魏玄之后,李彦一直在望着天空。

“苍天啊,为何你如此弱小。”

广州男科
南通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银川治疗宫颈炎医院
沈阳脑康中医院地址电话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技术怎麼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