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通天神井 第三百五十九章 乾坤一气斩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2:27

通天神井 第三百五十九章 乾坤一气斩

“柳兄也忒看不起在下了。”

仅仅交手十个回合后,谢雁沙就向后跳出了半丈,与柳三风拉开了距离。

而柳三风也没有进击,在观众们看来倒像是两人约好罢斗一般。

“谢兄何出此言”

柳三风浅浅一笑,做出了一个还算友好的表情。若不是他之前连毙两人,恐怕谁都会以为他是一个和善可亲的翩翩君子。

其实近段时间来的接触,就连一直和柳三风是死对头的萧云,也有点拿不准这个柳三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当初的他全依着个人性情将柳三风斩杀于渝城之内,现在想来自己也太过心狠。

经历了这许多事情,饶是萧云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他的心境慢慢变得平和了许多。

谢雁沙的武器是一柄环背单刀,并不怎么惹眼。而他本身的实力也并不是足够惹人注目,术法功诀也都只是寻常散修所能弄到的普通级别。不过也正是这每方每面都算不上拔尖的实力,加和在一起造就了现在的六强之一。

造就了一个从默默无闻,蜕变成如今万人瞩目的少年强者。

单从这一方面讲,就连来自夏域、眼高于顶的白家少爷白枫也曾表示过赞赏之意。

“柳兄一味闪避,所用实力不过本身十六,不知在下可否说准”

谢雁沙索性将单刀抵在地上,周遭力量也渐渐收归于体,看那样子竟似不打算继续斗下去。

可听罢谢雁沙的话,柳三风的眼里忽地闪过一缕黑丝,在那一个瞬间,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般:“阁下眼光如此犀利,倒是老倒是在下没有看出来的。”

“若柳兄无意与我交手,直说便是。”

听得出来,谢雁沙因为对手的轻视隐隐有了怒气。他可以不在乎输赢,可他却不得不在乎别人对他的态度,虽为散修,但他也有他自己的骄傲。

“那倒没有。”抬了抬眼睑,柳三风再次露出他标准性的浅笑,瞳孔上的黑气也消失不见,“毕竟关乎着最后的首冠之位,谨慎一点并没什么错吧。就拿谢兄来说,我也没有看出谢兄尽了全力啊。”

“废话少说,再来”

谢雁沙并不想继续和柳三风玩这文字游戏,提着单刀立时就冲了出去。

“还真是火爆脾气啊~”

立掌如刀,柳三风嘴角微翘,身子立定,斜着向左前方拍出一掌。只闻得“啪”一声响,谢雁沙消失的身形重新出现,而单刀与掌力相碰,力量激荡顿时就形成了一圈接着一圈的彩色涟漪。

“来”

观众们还没看清谢雁沙的影子,就只听到一声厉喝,谢雁沙竟又化作一束光影,从柳三风的右手方斜切进去。这一次他的速度减缓了许多,但气势上却强出了两倍不止。

看着从右方奔来的人影,柳三风明明能够清楚地看到对方的每一步动作,但他却更深地拧紧了眉。立掌,出掌,他的动作竟似和谢雁沙一般慢了下来,慢得就连观众席上许多普通人都能依稀看得清楚。

“轰”

无形的掌力与那把普通的环背单刀再次碰撞,一切似乎都慢了下来。

力量倾轧之间,一股又一股能量波激荡出去。而力量波的色彩也由最初的六色减至四色,相比之下,不再如之前那么色彩缤纷。

脉力的交锋转瞬即逝,而谢雁沙的身影也只在那一瞬才显现出来。他的速度虽然减慢,但在寻常人的眼中,依旧只能看到一条似人非人的影子。

“再来”

四色力量还未全部黯灭,就只听得那模糊的人影又是一声断喝。

这一次模糊人影闪现到了柳三风的正后方。

轰隆一声。

自始至终,柳三风脚下未动分毫。他依旧朝前立定,反手一掌向后拍去,他不用去看,他的气息死死地锁着谢雁沙的气息。

“再来”

连谢雁沙的声音都变得沙哑起来,也许是因为沙哑,导致听来觉得说话声尤其之慢。与此相对应的,谢雁沙的身形已经慢到了一种临界状态普通人能够分辨与不能分辨的临界状态。

柳三风终于转身。

面对着左后方已经显出身形的谢雁沙。

站在武试台边缘的叶苍,这时竟向后退了一步。这一步动作不大,但却直接飞出了武试台,落在了之前落座的排位座椅之上。

按理说,飞离武试台就意味着弃权或者认输。

那叶苍之举正在观众们惊异于叶苍所举之时,只听得叶添龙低喝一声“退”。然后就见叶添龙张开双臂护在南秋水身前,两人齐齐跳离武试台,倏忽之间就落在了叶苍身旁。

与此同时,萧云也退了出来。

突然之间,天地俱静。

数万观众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人提出叶苍他们为何离场的问题,因为当前的局势并不允许他们说出心中的疑问。

太阳明明尚未落山,但武道会场内却已经阴郁一片。

天空上并无云朵,但任谁都可以感觉到苍穹中蒙着一层莫名的东西。

稍微有点境界实力的修者都知道,那东西叫“威”

天威之威。

谢雁沙的身形已经全部显现,与柳三风之间相距一丈三尺。

武试台上仿佛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奇特力量,这股力量阻隔着谢雁沙与柳三风,让他俩不能如愿地碰触。谢雁沙的动作已经极慢,三尺的距离他竟足足用了五息时间跨越。

一丈。

噼啪,天生异象。

无雷而有电。

一道拐形的明亮闪电从九天上拉下,惶惶天威劈头而来。本来阴郁的会场之内,因着闪电刹那间变得明亮无比,甚至有些刺眼。

数万人一起抬头,那道闪电劈下之后一时竟没有消失。这等异象,比之萧云曾在帝都城内引起的雷象也毫不示弱。只是,这异象究竟是谁引起的

谢雁沙,还是柳三风

显然,心中有着这么一个疑问的并不只有萧云。东席台上、使臣席上、观众席上,各大使臣,各个宗门大佬,凡是有点希望在这次大会之后捞人的人,此刻都眯着眼睛,打着心里的小算盘。

就在这时,萧云突然感觉到武试台上传来一丝异常。他赶忙收回望向天空的视线,重新投入到武试台上。只见柳三风周身黑气缭绕,其本身的浅色衣装已经无法看清。那些黑气张牙舞爪,竟似活物一般。

谢雁沙与柳三风间只剩四尺。

维持着单刀前斩的姿势,谢雁沙一步一步地逼向柳三风。他的神情安和,并不见任何痛楚与不安,反倒是柳三风大异常态,那雄浑的绕体黑气还是大会开始至今他首次祭出这般大量的。

如此看来,这天地异象多半是谢雁沙的杰作萧云在心中猜测着。

“乾坤一气斩”

当两人间距离缩至三尺,谢雁沙的动作陡然加快,呆滞转为灵活,五字之声自他口中喊出,然后一遍又一遍回荡在武试会场之中。

话声不落,武试台上光华骤起。

武试台正中,一个古朴的太极图案缓缓浮现。相距已不足三尺的两人恰好分别站在阴阳中心。接着,太极之外,八卦现出,乾、坤、巽、震、坎、离、艮、兑依次排列,并散发着各不相同的色光。

场内异象顿时将观众们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

观众们的视线刚刚转移,天际再次拉出一道更大更刺眼的电光。

晴雷之声也炸响了来。

“啊”

同一时间,天威压下,数万观众中大多数还是普通之人,哪能扛得住这等威势。顾念之剑,观众已倒伏十之三四,不少人硬是被压弯了膝盖,生生跪在观众席上,一时间痛苦之声层进迭起。

场间无风,却响起了猎猎风声。

萧云凭借着自身实力,还能勉强站住,而其他许多弱于他的修者都已经开始运转力量去抵抗那威势了。就连使臣席上也都有那么一两处爆发出了力量防护,更别说观众席中五颜六色的力量光彩了。

当“乾坤一气斩”五个字在场间回荡了四次,音叠音,声重声,威势再以几何倍数增加。柳三风的护体黑气此刻飞舞缭绕,就似恶魔一般,可见两股看不见的力量争锋实已到达关键时刻。

忽然,武试台上的八卦就像被人拨弄了般,滴溜溜地旋转起来。

而正中心的太极图案也忽大忽小,变化无端。

“冥魔领域”

终于,柳三风沙哑着嗓子,首次做出了回应。

那声音已完全变样,全然不是之前柳三风那儒雅有度的嗓子。

只见围绕在柳三风周身的黑气陡然扩充,活生生在太极阴端上营造出了一个领域一个纯粹由他的护体黑气构成的领域。

“嘛呢哄嘛尼”

然而,冥魔领域似乎只是柳三风筑造起来的第一道防线。因为接下来,从柳三风口中不断冒出各种奇奇怪怪的字音,一听就知道绝非炎华帝国的文字,而且也像是赤县神州的

而每一句单独的字音念出,稍有些感知的修者都能感受到从柳三风周围爆出的气势猛涨三分。

前一秒扩大至原先三倍的太极八卦图,在这般大小足足停留了三息时间。随后一声炸响,陡然收缩。与此同时,八卦归位,乾归天,坤归地,巽归风,震归雷,坎归水,离归火,艮归山,兑归泽

无声静默。

白光绽放。

数万人只觉双眼胀痛,那是被武试台上的白色光华给刺激的。

武试台上什么也看不见了太极、八卦,不见了黑色领域、柳三风,不见了谢雁沙,不见了甚至连武试台,也不见了。

没人料到,谢雁沙与柳三风已经拼到了如此地步。

再怎么傻的人,也应该知道,这一招之后,谢柳二人只能活其一。

“乾坤倒转,天地逆行。一气刀斩,命犯天星。”就在这时,在这所有人眼前都是一片白芒的时候,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自东席台上响起。

那是姬老萧云心道。

昆明市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启东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正规白癜风医院
南昌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玉林知名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