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龙血战魂 第二百一十五章:情感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9:55

龙血战魂 第二百一十五章:情感

天元大殿中,浩云峥一条条号令发下去,沒有给下面任何人说话的机会、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所有需要吩咐的,全都嘱咐完,他终于挥手道:“退朝,”

朝堂中所有人躬身行礼,然后退出,

退朝后,浩云峥在大殿中靠在蟒坐之上,闭目养神,似乎是在想一些什么事情,

大概三刻钟的时间,浩云峥这才再次睁开眼睛,缓缓起身,撩起蟒袍,走下朝堂,

來到门外,看着朝堂下那宽阔的广场,一步步走下台阶,最后走出皇城,

见到浩云峥的所有士兵,全都跪地行礼,

浩云峥并沒有说话,也沒有半点动作,就这样在众人的目光中离去,

天安城经过了十余天的打理,总算再次恢复了一点元气,那些涌进來的难民,此时都被天安城内原有的居民收养,显出了一片帮助的关怀,

浩云峥安静的走在天安城街道上,那些百姓见到他,全都急忙起身,跪地迎接,

“來,孩子,饿了吧,吃个馒头吧,”一个老婆婆,满脸皱纹,对一个坐在摊子边上的小女孩温和笑道,

“多谢婆婆……”小女孩接过馒头,眼中有着感激,对这老婆婆道谢了一声,轻啃着手中馒头,

“喂,都说了,以后你是我的小弟弟,既然是一家人,那就不要客气嘛,你看看你衣服都破了,会被冻着的,來,姐姐的衣服虽然窄了一点,但还算暖和,你穿上吧,”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对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递出棉袄,面上全是笑容,

浩云峥一路行走,看着街道上发生的一幕幕,心中隐隐间似乎被触动着,眼眶也有一些红润,

乱世有乱世的不好,同样,乱世也有乱世的好,在盛世,人们只知道享受,谁能懂得那些受苦受累的人,但是,在乱世,却能让很多人的温暖关怀体现出來,、

就好像现在,整个天安城的居民对待这些难民一样,

不知不觉间,浩云峥來到天安城东门城墙下,

身后早已经跪满了百姓,全都抬头看着浩云峥那孤单落寞的背影,似乎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一样,

“参见代政王,”守城军士见到浩云峥前來,全都跪地参拜,

对于这些人的参拜声,浩云峥就好像根本沒有听见一样,沒有任何动作,脚步缓缓朝着门外行去,

所有人都有些疑惑:“今日代政王这是怎么了,往日的代政王对百姓不是很和蔼吗,为何今日会一句话都不说,”

对于这些人心中的疑问,浩云峥并沒有半点解释的意思,

此时,他的心境隐隐间处于一种难以相信的状态,

他的脚步不断行走,不久,他顺着身前官道走入了一片山林之中,蹬上高峰,找到入口,來到了一座山谷,

山谷中四季如春,虽然依旧有些积雪,但那zǐ色的竹林,却依旧立在这里,

看着眼前山谷,浩云峥那处于茫然状态的心中闪过一张张面庞,

“义父叶云天,娘亲方汝烟,大哥叶凡,大姐红儿,二姐橙儿,二哥叶正雄,三姐黄儿,四姐青儿,五妹绿儿,四弟叶朗,六妹蓝儿,小七zǐ儿,”

这些人的面容似乎一张张的在脑海中闪过,不断变得年轻,最后,似乎变成了一群小孩一样,

一群小孩,在这山谷中嬉笑玩耍,有的已经十五六岁,有的却还只有一两岁,连路都不会走,

娘亲方汝烟在一旁照料着这群孩子,忙里忙外,却是笑容满面,

“在你那尘封已久的记忆中,你回想起了一些什么,”忽然,莫老的声音从心中传來,拉回浩云峥心神,

“我仿佛看到十岁之前的画面,这应该就是我被尘封的记忆之一吧,”浩云峥并沒有隐瞒,把心中想到的事情说了出來,

“呵呵,既然如此,看來也不用老夫告诉你,你很快也会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了吧,”莫老呵呵一笑,在浩云峥心中道,

浩云峥微微点头,沒有继续说话,

忽然,他目光微微一凝,看向了一处竹楼,

在那竹楼之上,窗户之前,一个女子身着狐裘棉袄,站在竹楼上看着下方早已结冰,却在冰块下流淌着的水,眼神有些迷离,

“一年不见,娘亲又老了不少啊,”浩云峥心中微微叹息一声,脚步迈动,朝着竹楼走去,

房间中,浩云峥缓缓推门而入,站在女子身后,看着女子那明显消瘦了很多的身子,眼眶微微有些红润,轻声呢喃:“娘亲,你又想起小时候的我们了吗,”

似乎是被浩云峥的声音惊扰了一般,女子娇躯微微一颤,转头看到浩云峥,眼中露出思恋,惊喜,就这样看着浩云峥

,半响移不开脚步,

“娘亲……”浩云峥一步跨出,三步并作两步,來到女子身前,一把抱住女子,

“三郎,你终于回來了,”女子眼中的泪水始终沒有忍住,掉落了下來,伸手死死抱住浩云峥,声音哽咽道,

“孩儿不孝,不能让娘亲享受天伦之乐,却要娘亲受苦,真是对不起娘亲,”浩云峥紧紧搂住方汝烟,轻声道,说话间,泪水也悄悄滑落而下,

这一刻,两人的拥抱,真正的体现出了两人的母子之情,

而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遥的草原上,一座山丘之下,搭着一个白色大帐篷,两个女子有些无奈的坐在帐篷之外,久久不语,

这两个女子都是身着天朝服饰,显然,都是來源于天朝,是天朝的人,

“少主又把自己关在帐篷里,一定是想念中原风光了,”忽然,年纪稍小一点的女子,大概十**岁的样子,轻声道,

“可惜如今中原战乱,民不聊生,据说前不久,天安城再次被围,百姓流离失所,若是少主知道,一定又要伤心了,”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大概有二十一二岁,也轻声道,

而此时,在帐篷中,周围却是乱糟糟一片,地上全都是纸张,上面有着一张张模糊的画像,有一些则是写着一个个名字,称呼,

看那些称呼,赫然便是姊妹楼七姐妹以及钦差府四兄弟,画像上,也尽是这些人,

在桌上更是放着两个人的画像,一男一女,赫然便是叶云天,方汝烟两人,

床沿上,一个身着黑色袍子的青年盘膝坐在此处,满脸胡渣,整个人显得极为憔悴,

他盘膝修炼,体内气劲鼓动,忽然间,他双眼一睁开,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之中传來阵阵轰鸣声,

青年缓缓闭上眼睛,知道自己练功岔气,走火入魔,但却沒有半点担忧之色,缓缓起身,看着飘落满屋的纸张,还有上面的画像,微微摇头,眼中露出深深的思恋,最终在桌上坐下,

咸宁好的男科医院
鄂尔多斯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兰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咸宁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鄂尔多斯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